无锡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生活

黄光裕狱中与张继升交锋争夺三联首过堂

来源: 作者: 2019-05-14 18:23:17

黄光裕狱中与张继升交锋 争夺三联首过堂

9月22日中午一点半,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楼第九审判庭人头攒动,他们都是为了一串数字而来:779479,这个枯燥的数字,就是狱中的黄光裕和隐身的张继升誓死争夺的东西 三联商标。 三联集团副总裁朱爱军带队占据了被告席后面的大部分席位,而三联商社方面只有前一天晚上才从北京赶回济南的董秘沈睿压阵,沈的左侧坐着国美电器副总裁孙一丁的助理。在纠结了近两年之后,黄光裕和张继升再次交锋。 谁的 三联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初秋的济南分外美丽,却难掩泉城路上的硝烟弥漫。位于趵突泉西面的泉城路全长不过1560米,却扎堆开有3家国美、2家苏宁和2家 三联 ,在泉城路和趵突泉北路交会的十字路口,三联商社西门店、国美万达店、苏宁泉城路店和三联集团新开的三联家电(简称新三联)两两相望,彼此相距不过几十米。 9月22日上午10时,在这个非休息日的上班时间,三联商社西门店依然人潮汹涌,热闹非凡,附近苏宁电器人气一般,而新三联和国美电器则明显店员多于顾客。 三联商社金字招牌的品牌魅力由此可见一斑,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国美已经在济南开了11家店,依然对三联的牌子情有独钟的原因了。 5月14日三联商社就 三联 商标合同纠纷起诉山东三联集团一案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几经周折终于9月22日开庭审理。 庭上双方火药味十足。《原告三联商社股份有限公司提交的证据目录》显示,原告方向法院出示了6组证据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 三联商社提出,三联集团2001年至2003年重组郑百文并获得大股东地位,其前提就是在资产置换中所签订的两项承诺:一是2003年1月20日向上交所、证监会做出的《三联集团公司关于郑州百文股份有限公司(集团)关联交易和同业竞争情况的说明与承诺》;二是在2003年1月27日由三联集团与上市公司签署的《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将商标使用权无偿性、性并入后者,作为不可撤回的条款生效,同时规定,三联集团不再以直营、特许或其他任何方式从事家电零售业务;不再许可他人使用。 三联集团则认为,当自己已不再是原告三联商社的大股东后,已没有义务继续履行《商标许可使用合同》。三联集团的律师郝纪勇更用 养父养子 来比喻:当养子已经投入别人的怀抱,解除了收养关系,养父还会允许养子无偿使用自己的财产吗? 三联集团副总裁朱爱军也反复向时代周报强调,第二次拍卖后的第二天,黄光裕带了一个团队和张继升谈,商标归属是主要议题,从晚上谈到次日凌晨五点,没有结果。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不过 三联商社小股东维权案 的大成律师事务所张玉成律师对时代周报分析,在商标所有权的纷争中, 注入品牌资产是证监会批准恢复上市资格的条件,即使对之前的条款有不同意见,根据独占性许可,上市公司应该有权无偿使用三联商标,否则三联集团当时的行为就是虚假注资。 他说,如果现在法院采信了三联集团的证词,则意味着 当年主管并批准此项重组的管理当事者有严重失职甚至不排除有某种程度的串谋,应对上市公司的巨大损失负全部,对受损的广大股东进行赔偿 。 原告被告均强硬 朱爱军对时代周报表示,三联集团成为被告不可思议。三联商社使用三联商标已经没有合同基础了,继续使用 三联 服务商标已属侵权。 朱爱军说,三联集团之所以没有先提起诉讼,是由于三联集团告国美恶意获得股权的官司还在法律程序中,如果官司赢了,能夺回上市公司的话,就不用改名那么麻烦了,因此 暂时没有要求上市公司停止使用三联的商标,但是今后肯定会的 。 立场同样强硬的还有国美电器副总裁、三联商社副董事长孙一丁。他表示,国美收购三联商社,主要是看重三联在山东的品牌影响力,如果 三联 品牌不能用,上市公司的名字都得改,这是不可想象的。 商标纠纷只是三联集团和国美旷日持久的斗争的一个缩影。 张继升对国美恶意收购上市公司始终耿耿于怀 ,一位三联集团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张继升发现龙脊岛的背后是国美,并让自己丧失控股权后整个都蒙了,只是当时在决定是否和国美开战时出现了不同意见,张继升一时难以决断,以致后来一败涂地。 在国美入主三联商社后,三联集团与国美电器的争斗在各个层面展开:资本市场、电器销售市场、员工、店面、商标、政府、董事会、媒体公关、司法诉讼 。 据时代周报不完全统计,上市公司易主后,涉及三联商社和三联集团的官司不下20起。 2008年12月25日,三联集团将国美电器等6家关联单位起诉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判决此前的股权拍卖无效,六家被告连带赔偿损失5000万元,此诉讼后被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 今年3月,三联商社又被卷入三联集团和齐鲁银行的官司中。5月21日,三联商社西门店地下三层至地上五层的房产被山东高院查封,而西门店占了三联商社2008年近一半的销售收入。 5月6日,三联商社因兴业银行贷款旧案,被济南中院冻结了4500万元款项,5个账户也被冻结,后经济南中院调解解封。但由于种种原因,借款人三联配送抵押的房产拍卖被叫停,2009年8月27日,三联商社5个结算账户再次被查封。 一年半的时间里,随着三联集团和国美的斗法,ST三联的股价如同过山车般暴涨暴跌,而上市公司亦被渐渐掏空。孙一丁此前表示 所有的债主都将目光瞄准了国美实际控制的三联商社,他们押的就是国美不会坐视三联商社退市 。 而三联商社董秘沈睿明确对时代周报表示, 不会再对这个无底洞投入资金了 ,单就经营层面而言,三联商社不需要投入什么资金, 如果因为三联集团没有钱,任何人都把我们追加成被告,就是几十个亿也填不满 。 尚有两案下月开庭 10月12日,三联商社物业被三联集团非法占用的官司将在历下区法院开庭,而三联商社因用三联大厦为背景宣传而收到了三联集团的律师函,如何处理尚无说法。 而就在三联商标案开庭前2天,针对三联商社小股东维权的发布会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召开,时代周报获悉,历经三个月时间,目前已经征集到总股数1.4%的股权授权。三联维权小股东已经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关于三联商标纠纷和三联集团4000万元银行骗贷的检举信,而三联小股东还将在国庆节过后启动维权行动,法院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其状告原由为同业竞争。 大成律师事务所表示, 三联集团2001年至2003年重组郑百文时,向证监会和上交所作出承诺并与上市公司签订合同,将商标使用权无偿性、性并入后者,作为不可撤回的条款生效,而且当年所有股东拿出50%股权无偿过户给了三联集团,使其成为大股东,已经付了超额对价。但现在三联集团以 三联 的名号到处另开家电零售门店,公开声明要开百家以上。这是一种侵权行为,必须立即停止商标权的侵害。 三联商社小股东维权发起人、合君创业董事长李肃告诉时代周报,在和国美的交流中,他感觉不断被卷入各种是非中的国美有点力不从心,萌生退意,因此非常担心,几位小股东代表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此前,国美电器2008年财报已为并购三联商社交易计提了4.5亿元的损失,今年预计仍将要计提约1亿元的亏损。 不过三联集团方面并不承认这种说法。 存在同业竞争的是国美 ,三联集团企业文化部副总经理张宏对时代周报表示,从2008年 五一 至元旦,国美连续开设大观园店、万达店和珍珠泉店,对三联商社西门店形成合围之势,与此同时,在烟台、潍坊、泰安等地也对商社股份各连锁门店围追堵截,使得同业竞争全面加剧,并导致上市公司亏损。 三联集团陷入困境 官司只要打下去,只会五败俱伤,上市公司、国美、三联集团、小股东和政府都会受伤 ,一位跟随张继升多年的三联旧臣不无担忧地对时代周报表示,山东省国资委占了三联集团15%的股份,现在三联集团是活亦难、死亦难。 历数三联集团旗下的六大产业,似乎都在困境中。 据前述人士介绍,旅游产业方面,1992年,三联集团响应山东省委、省政府建设 海上山东 的号召,对历史名岛田横岛进行战略性综合开发,但是 到现在投了好三四个亿,连利息都没赚到 。 信息产业方面,在全球络经济处于低潮的1998年,三联集团投巨资,自行设计自行施工的 百灵 宽带多媒体信息只覆盖了济南地区,无法收回巨额投资,终卖给了中国电信。此前《经济观察报》的股份也大多被卖掉。 投资产业方面,三联集团原本想把山东元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打造成一家投资银行类公司,包括直接投资、投行业务和投资管理、保险等业务内容,但这块业务始终没有做起来。 被认为钱的地产板块却是三联集团运作得糟糕的,2004年三联集团开发的房地产项目 凤凰城 ,因涉嫌 圈占集体土地 而被叫停,三联集团因此遭重创。而三联集团开发的另一个地产项目 彩石山庄 ,从2006年6月开始以 超值低价 进行内部认购和社会认购,共有约1800户签订了认购协议书,预交购房款约7亿元,合同注明采石山庄应于2008年10月31日交房,但至今只零星开工几栋楼,且已经处于停工状态,其他绝大部分仍未开工,5证亦不齐全,业主多次上访,现在这个济南首家建设部人居金牌工程小区已经成为济南市政府的一块心病。 细数下来,几大产业中,只有初的家电卖场和三联集团子公司济南金三杯酒家(国家特级酒家)还算做得不错。家电卖场对张继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事实上, 不小心 弄丢了上市公司后,张继升立即着手组建山东三联家电有限公司,张继升的妻子张岩重出江湖,担任董事长,原潍坊昌邑三联家电总经理郭晓刚任董事长,车向前任总经理。 2008年6月三联集团计划私下将商标权转让过户给山东三联家电有限公司,但由于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7月2日因另外一起贷款纠纷案件对之采取司法冻结措施而未能办理过户(该事实直到三联商社委托律师到国家商标局调查后方才知悉),如果此次过户成功,上市公司将失去三联商标,正是这件事情,引发了国美和小股东的积怨。 关于山东三联家电有限公司的资本构成,没有公开资料可查,据时代周报多方打探了解到,山东三联家电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其中张岩出资100万元,董事长郭晓刚和总经理车向前各出资100万,几个骨干联合出资250万元,剩下的450万元,三联集团计划用商标入股,具体数额比例尚在谈论中。 对于三联商标的归属,上述三联集团人士认为,鉴于法律规定,双方共同拥有三联品牌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打持久战对双方的消耗都太大,的办法还是双方坐下来谈,三联集团以一个合理的价位将商标转让给上市公司, 三联集团从2004年后资金链就开始紧张,现在更是负债累累,现金流相当紧张,卖掉商标可以缓解一下资金压力。 对国美来说,尽管国美多次宣称绝不会再为上市公司投资,孙一丁也说过关门停业的狠话,但是这些语言更像是对层出不穷的连带的一种态度。 ST三联2009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亏损1108万元,与去年同期的4690万元亏损额相比,已经大幅减少。这已经是ST三联第三年亏损了,因此下半年扭亏压力很大。沈睿告诉时代周报,下半年三联商社与国美的大采购平台正式对接,三联商社将会多获得2个点的返利,下半年盈利的可能性很大。 面对时代周报的提问,沈睿和三联商社的律师曲艺均表示 官司不和解,打到底 ,但是前述人士建议, 如果价格合理,国美的高层应该考虑买下商标,毕竟国美已经为上市公司投了6亿多元了 。 现在的问题是,明争暗斗快2年了,双方都已杀红了眼,谁都不愿轻易撤招。黄光裕和张继升,谁会放过谁呢? (时代周报 赵卓)

威海发电机出租
比特棋牌官网
二手搪瓷反应釜

相关推荐